成都钢材价格联盟

钢企去产能一线观察

瞭望 2020-11-20 15:46:36


◆ 钢铁第一大省河北近两年大力度压减产能,但2015年其钢、铁、材产量不降反增

◆ 政策层面对僵尸企业缺少量化的界定标准和可操作的处置办法

此为本期专题之《市场起伏中去产能》,后附《海破产重整的法制思路》

◆ 击底部【阅读原文】,获取整组专题


  春节过后,钢材市场回暖,少数停产两年以上、重组破产尚无实质性进展的钢企,已经复产或正在准备复产。时至5月,钢铁价格再度出现大幅下降。处于压减产能中的钢铁业以及稍有复苏希望的企业会有怎样的变化?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全国钢铁第一大省河北采访了解到,近两年来,河北省大力度压减过剩产能,但是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河北省的钢、铁、材产量不降反增,同比分别增长1.29%、2.62%和5.51%。其中,民营钢铁企业的增幅相比更高,分别达1.42%、3.26%、7.60%。
  
  从压减产能任务完成情况看,据河北省发展改革委介绍,到2017年底,河北省要压减炼铁产能6000万吨、炼钢产能6000万吨。自2013年以来至2015年底,已累计压减炼铁产能3391万吨、炼钢产能4106万吨分别完成全部任务的56.5%、68.4%。
 

  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认为,前期压减的产能有不少是停产的未利用产能,因此效果没有体现在产量减少上。
  
  记者了解到,因为春节过后钢材价格突然上涨,同时原燃料价格涨幅不及钢材,部分钢铁企业扭亏为盈。河北省2015年停产的10余家钢铁企业中,至少有3家已经复产,未停产企业正在抓紧生产。 


河北省唐山市兴业工贸有限公司450 立方米高炉爆破现场  杨世尧摄于2013年11月24日


  对于钢铁行业下一步的走向,业内专家认为,钢铁价格行情急剧变化,不利于行业兼并重组、劣质企业退出和去产能。
  
  更为重要的是,记者调研采访了解到,当前我国钢铁行业形势严峻,僵尸企业僵而不死,严重拖累了行业转型升级。目前政策层面对僵尸企业缺少量化的界定标准和可操作的处置办法,导致有的钢企停产倒闭数年尚未完成市场出清;专家建议拿出真金白银激励引导劣质钢企退出。
  
倒闭企业市场出清进展缓慢
  
  记者采访了解到,两三年前,河北有的钢企因为自身经营问题停产倒闭,而且处于不可能再复产的状态,但是无论是停产重组还是破产清算,至今没有实质进展。
  
  位于邢台内丘县的龙海钢铁集团公司,产能350万吨,有5000多工人,2013年9月停产。记者看到,厂区内一片冷清,炼铁高炉外表锈迹斑斑,全厂只有几名保安看大门,大门被铁栅栏封住,伸缩门的轮子半嵌入地下,传达室里灰尘满地,椅子歪扭,门口石狮子上落下一层灰色尘土,旁边已经搬走的自助银行还留有痕迹。破败的厂区与大门口“伟业腾飞事业兴”春联形成对比。
  
  据记者了解,2014年9月,龙海钢铁被法院宣布进入重组程序,法院公布的资产是29亿元,负债43亿元,涉及600多名债权人,11月宣布通过重组计划。自停产以来,龙海钢铁一直在找投资者重组,至今没有进展。看厂的保安说,“老板每周过来转转,设备停的时间太长不能用了,要重新运转需要再投入几亿元。”
  
  位于唐山迁安市的建源钢铁公司产能30万吨,2013年11月停产,厂区内高炉、转炉装备被列入压减产能范围,已经拆除,补偿资金还没有下发。公司副总经理孔德林介绍说,目前公司还欠员工工资和社保费用,打算用压减产能的补偿资金偿还,需要走诉讼程序。债权人会议还没有召开,公司尚未注销,执照三年没有年检,这些问题解决好以后才能申请破产清算。

  
  龙海和建源两家企业目前是负资产状态,一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是对现有生产力的破坏,设备、厂房只能以废铜烂铁价格变卖,各类债权人能得到的权益非常有限,银行贷款形成呆坏账,所占用土地释放的要素价值也有限。
  
  记者了解到,河北省有大量钢铁企业没有合法建设手续,土地一般以“以租代征”方式得来。建源钢铁占地1000多亩,有700亩土地没有合法手续。龙海钢铁有1000多亩土地从附近村庄租用。这些没有合法手续的土地将面临复耕和变性难题。
  
钢企预期日子好于去年
  
  记者了解到,2015年8月河北省钢企主业开始亏损,到12月,钢材价格跌回20年前水平,钢坯只有1400元一吨,如果计入财务费用和折旧,吨钢亏损200至300元属于正常现象,如果不计两项费用,吨钢现金流微亏20多元。


       2015年下半年,绝大多数钢企在亏损状态下挣扎生存,部分企业被迫停产。仅唐山市就有佳鑫、成联、建源、清泉、福丰、粤丰、安泰、兴隆、建邦、松汀共计10家钢企完全停产,总产能1497万吨。此外,河北第二钢铁重镇武安市永诚公司停产,涉及产能300万吨。
  
  春节过后,钢材价格突然上涨,钢坯涨到1700多元/吨,高线达到2100多元/吨,这意味着吨钢又有200至300元的利润。记者3月中旬实地走访了解到,未停产钢企正在热火朝天生产,已停产钢企有的已经复产,有的正在抓紧检修准备复产。
  
  位于迁安市的九江线材公司是2015年前11个月的第一亏损大户,累计亏损高达14亿元。记者看到,九江线材厂区生产繁忙,从滦县通往迁安的公路上,拉铁粉的货车排成长龙向九江线材公司运送。位于唐山滦县的东海特钢公司也是一派繁忙,从厂区向外运输卷板的平板车络绎不绝,短短10分钟就有30辆,有的装载着热腾腾的钢坯。附近的金马工业、春兴特钢、国义特钢也都在正常生产,运输原料和钢材的大车不断进出。
  
  在唐山市停产的10家企业中,建源、清泉已连续停产两年以上,记者走访了兴隆、粤丰、安泰、松汀4家钢企。其中,兴隆钢铁公司停产两三个月后,今年1月下旬复产,厂区机器轰鸣,数十辆货车外运钢坯。粤丰钢铁将装备出租,今年3月复产。安泰钢铁去年10月停产后,目前有少量工人上班,正在检修维护中。松汀钢铁去年11月中旬因拖欠9700万元电费被断电停产,目前有少量工人上班。
  
  记者采访了解到,一些中小钢铁企业生产经营比较灵活,随市场行情而动,停产复产比较容易。此外,从今年4月底到10月中旬,唐山市将举办六项世界性、全国性大活动,将分时段对相关企业强制性限产减排。因此,唐山的钢企都赶在4月底前加紧生产,邯郸的钢企认为唐山钢企限产,有利于稳定区域钢材价格,从宏观政策和区域特殊情况看,今年的日子会比去年好过。
  
缺标准僵尸企业退出不易
  
  记者采访多名民营钢企负责人,他们对僵尸企业没有清晰认识。按照“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主要靠政府补贴和银行续贷维持经营的企业”的标准,像是说国企。他们表示,民企没有得到政府补贴,近两年来,银行不仅没给民企输血反而在抽血。尽管有的民营钢企亏损严重却一直在生产,说明还亏得起。
  
  河北省国资委主任王昌表示,国家有关部门对僵尸企业只是提出描述性概念和一般性原则,加上发改委、工信厅、国资委、财政厅等部门对僵尸企业的调查范围不同、口径标准不一,缺少量化性指标和针对性处置措施。他建议,尽快制定出台具有指导性、可操作性的处置僵尸企业指导意见,科学界定标准,开展细致量化的调查研究,为解决职工安置、资产债务、整合重组等问题提供决策依据。
  
  当前,国内对处置僵尸企业坚持多兼并重组,少破产清算原则一方面,通过限贷以及环保、能效、质量、安全、技术执法倒逼僵尸企业退出;另一方面,通过经济激励机制引导推动僵尸企业参与兼并重组直至退出。
  
  业内人士认为,倒逼机制可操作性较强,但引导机制不仅需要政府解决市场障碍,更需要拿出真金白银全国工商联冶金企业商会原名誉会长赵喜子介绍说,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欧美出现过钢铁危机,按照230美元/吨的补贴标准压减钢铁产能,欧共体为此花了70多亿欧元,美国花了170亿美元,历经10年压掉8000多万吨产能,这些钱主要用于破产和被兼并企业员工培训安置再就业以及生活社保补贴,平稳渡过钢铁危机。
  
  记者采访了解到,确实有一部分钢企处于想退退不出的境地。赵喜子建议,国家拿出真金白银建立退出通道,谁砍产能就给谁钱。国内钢企吨钢建设投资3000至5000元,如果按照吨钢600至1000元的补贴标准引导钢企退出才有吸引力,补贴资金主要用于职工安置、培训再就业或提前退休。补贴资金由各级财政负担,还可以从钢材售价中按比例计提一部分基金。
  
  赵喜子认为,有关部门应研究探索政府企业员工共担的去产能方式,尽量避免出现钢铁生产力大面积破坏损失。全国有8亿多吨钢产量,用上述方式砍掉20%,主动断臂求生、释放风险,剩下的80%还能发挥旧动能,不至于引发钢铁系统性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




海鑫破产重整的法制思路


  当前我国钢铁行业形势严峻,“僵尸企业”僵而不死,已严重拖累了行业转型升级。被称为“僵尸工厂”的山西海鑫钢铁集团在停产一年多之后顺利通过破产重整,既确保了社会稳定,又使债权人的权益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维护。业内人士表示,“海鑫”在法律框架内进行的破产重整,将为今后处置“僵尸企业”提供有效借鉴。 

炼钢工人正在车间工作  摄影/张轩瑜


避免海鑫成为一堆废铜烂铁
  
  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曾是山西省最大的民营企业。近年来受钢材市场行情迅速下行的影响,加上金融机构收紧对钢铁产业的贷款引发的资金链断裂,以及自身内部管理不善等原因,海鑫的生产经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并最终在2014年3月19日全面停产。
  
  根据审计报告,海鑫集团债务总额为223.12亿元,而海鑫集团于假设清算条件下资产评估价值(除应收款项)约为36.86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600%,此时的海鑫,理论上讲就算是卖光了所有资产,也不够还清巨额欠债。
  
  由于海鑫集团在停产前具备560万吨铁、600万吨钢、520万吨材的综合生产能力,公司还于2013年进入工信部第二批“白名单”,停产之后,曾有多家企业先后表达了收购海鑫的意愿,但因为严峻的市场形势、海鑫集团的巨大债务和人员安置压力等,最终未能达成协议。
  
  2014年11月12日,受多家债权人分别申请,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海鑫集团五家下属公司破产重整。
  
  “海鑫如果选择破产清算,全部资产只能当作废铜烂铁拆除后处理,而且还要对所占的土地还原复垦,扣除拆除成本和复垦成本后海鑫的可变现价值几乎为零。届时多数债权人将得不到任何清偿,而且8000多名职工也将全部失去就业机会,将对当地经济和社会的稳定带来严重影响。”运城市金融办主任徐志英说。
  
  “海鑫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将中止所有查封冻结等司法行为和未决诉讼,避免企业资产被强制执行,保护企业资产的完整性,为战略投资人全面恢复生产创造有利条件,既能使社会资源得到充分发挥,也能使企业职工和债权人的利益得到最大的保护。”闻喜县委书记张汪尤说。
  
法律框架下“涅槃重生”
  
  “在海鑫集团明确重整路径之后,法律框架是唯一指导方针,市场化是唯一操作路径,决定权很大程度上掌握在债权人手里,重整不成功,海鑫将自动转入破产清算程序。”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孙世芳说。
  
  经多次考察与洽谈,北京建龙集团和海鑫集团在2015年8月达成了最终的破产重整协议。建龙集团计划为海鑫重整提供37.28亿元资金用于偿债,并将其更名为山西建龙钢铁控股有限公司。
  
  2015年9月10日,海鑫集团召开债权人会议,900多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讨论、表决。9月22日,在公证部门的现场监督公证下,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海鑫集团重整管理人对债权人表决情况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债权人同意海鑫集团重整计划。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做出裁定,海鑫集团重整计划正式通过,重整计划将付诸实施。
  
  今年3月底,记者来到了位于闻喜县东镇的海鑫集团厂区,厂区虽然没有设备运转的轰鸣声,没有高炉排放的白烟,但工人们都正在忙着检修设备。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海鑫5号(1080m3)、6号(1380m3)、7号(630m3)、8号(630m3)高炉已经进入中修及大修的状态,9号(630m3)及10号(630m3)高炉已经大修完毕,现只需检查煤气管道有没有其他问题随时就可以恢复生产。
  
  海鑫集团轧钢厂职工李春生说:“我在海鑫工作了20多年,除了炼钢别的啥也不会,而且40多岁的年纪,出去打工都没人要。海鑫停产后,很多职工都在家歇着,被拖欠的几个月工资也没有着落,现在建龙的管理人员要求工人们重新回到厂区报到,不少人都回来了,我们的生活又有了着落。”
  
“海鑫案”为“僵尸企业”处置提供思路
  
  钢铁行业是“僵尸企业”的一个集中地,山西华鑫源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凤山认为,国家提出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必须首先清除钢铁行业中的“僵尸企业”,其中一条重要路径就是通过司法程序,进行破产重整或破产清算。
  
  山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刘正说:“作为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破产案——海鑫破产案的整个破产程序均在法律框架内进行,作为通过司法程序处理企业破产的成功实践,可以为下一步处置‘僵尸企业’提供借鉴。”
  
  海鑫集团重整案审判长詹荐轩介绍,破产重整需要债权人和债务人向法院提出申请,法院正式裁定后,在6个月的期限内,债务人或管理人必须提交《重整计划草案》,最多允许延期3个月,未按期提交的,法院应当裁定终止重整程序,进行破产清算。
  
  “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4年11月裁定海鑫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这就要求海鑫必须在2015年8月底之前提交重整计划,幸运的是,海鑫最终找到了新的战略投资人,重整计划也得到了债权人的表决通过,这两个步骤如果有一个没有完成,海鑫就会彻底退出钢铁行业。”詹荐轩说。
  

  运城市市长王清宪认为,在海鑫集团破产重整中有几点经验值得借鉴

  • 一是严格遵照法律程序,从法院系统调集骨干力量,确保重整过程依法办事,依法维护债权人和企业利益;

  • 二是从全国聘请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进入管理团队,保证工作高效有序;

  • 三是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做好破产重整过程中的宣传引导;

  • 四是注意重整目标的确定,在寻求重整的战略合作伙伴时,要下足功夫,选好合作对象。LW


记者/王飞航 王民,刊于《瞭望》2016年第21期。点击底部【阅读原文】,获取整组专题

推荐阅读

☞ 记者跑两会丨“去产能”难度不小,6.5%没问题

☞ 观点 | 中国“去库存、去产能”的窗口期可能非常短


瞭望  OutlookWeekly1981


欢迎关注瞭望微信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瞭望客户端

更多精彩,请订阅《瞭望》新闻周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成都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