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钢材价格联盟

最高法司法观点:当事人在诉讼请求中明确要求全部履行合同的,应以合同总金额加上其他请求额作为诉讼标的额,并据以确定级别管辖

开炫企业和企业家法律风险防范研究中心 2021-04-11 08:04:49

来源:民事法律参考



 (法复〔1996〕5号)



  你院鲁高法函〔1994〕37号请示及鲁高法函〔1995〕74号请示均已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一、在当事人双方或一方全部没有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况下,,如当事人在诉讼请求中明确要求全部履行合同的,应以合同总金额加上其他请求额作为诉讼标的额,并据以确定级别管辖;如当事人在诉讼请求中要求解除合同的,应以其具体的诉讼请求数额来确定诉讼标的额,并据以确定级别管辖。



  二、当事人在诉讼中增加诉讼请求从而加大诉讼标的额,,一般不再予以变动。但是当事人故意规避有关级别管辖等规定的除外。


  三、,,。
  四、,发现不符合级别管辖规定的,应按我院法函〔1995〕95号《关于当事人就级别管辖提出异议应如何处理问题的函》的意见办理。


                                                                             一九九六年五月七日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辖终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郑州永通特钢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省巩义市西村镇堤东。

法定代表人:董书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军,大沧海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国强,大沧海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钦国鸿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荣昌区河包镇光大街31号。

法定代表人:刘汉玉,该公司执行董事、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定全,四川睿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巍,四川睿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郑州永通特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钦国鸿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钦国鸿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提起上诉。

永通公司上诉称,。首先,钦国鸿公司《民事起诉状》诉讼请求第三项为:判令永通公司向钦国鸿公司支付违约金5000万元。,,河南高院管辖诉讼标的额1亿元以上一审民商事案件,,因此,郑州中院对本案具有法定管辖权。其次,双方当事人签订的《郑州永通特钢有限公司重庆钦国鸿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战略合作协议》(以下简称《战略合作协议》)中约定的“流动资金2.8亿元”,并非本案涉诉合同争议的总金额,也不能简单地将此数额等同于本案诉讼标的额。,属于事实认定错误,也没有法律依据,应当依法予以纠正。,应当审查。异议成立的,;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的规定,请求撤销原审裁定,将本案移送至郑州中院审理。

钦国鸿公司答辩称,依据双方于2017年4月1日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第二条第二款“钦国鸿公司为永通公司设立专用账户,并一次或分批注入流动资金2.8亿元人民币作为合作条件,确保永通公司的生产线正常生产运营”的约定,钦国鸿公司诉请永通公司继续履行《战略合作协议》的合同总金额应为2.8亿元。同时,钦国鸿公司就永通公司存在的违约行为另行主张违约金5000万元,本案诉争标的额应为3.3亿元。,河南高院对本案有管辖权。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经审查认为,,,故确定本案级别管辖的关键问题是对诉讼标的额的认定。:在当事人双方或一方全部没有履行合同义务的情况下,,如当事人在诉讼请求中明确要求全部履行合同的,应以合同总金额加上其他请求额作为诉讼标的额,并据以确定级别管辖。本案中,钦国鸿公司与永通公司于2017年4月1日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第二条约定“钦国鸿公司为永通公司设立专用账户,并一次或分批注入流动资金2.8亿元人民币(仅限于双方所签合同产品的生产所需,永通公司必须向钦国鸿公司公开每日资金的使用明细)作为合作条件,确保永通公司的生产线(高炉炼铁-AOD炼钢-板坯连铸)正常生产运营”。双方在该《战略合作协议》签订一个多月后,即就合同是否继续履行产生争议,,请求确认案涉《战略合作协议》合法有效并继续履行;判令永通公司支付违约金5000万元。因此,本案诉讼标的额应当是合同总金额加上其他请求额之和,即3.3亿元。,其对本案有管辖权,并无不当。

综上,永通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刘雪梅

审 判 员 杨立初

审 判 员 刘崇理


二〇一八年二月七日

法官助理 王媛媛

书 记 员 马利杰

Copyright © 成都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