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钢材价格联盟

大白的意志坚如钢铁!

STN的补给站 2020-11-20 14:38:31

前情提要:四人兵分两路,沙利克和伊万诺夫去调查阿布拉莫夫一家,而剩下二人去调查湖。并约好最后在办公室见面。

KP:你俩来到阿布拉莫夫家了,准备敲门还是一脚踹开。

大白:我要先过个侦查

Check 侦查 39/40

KP:你仔细观察了一下,房子很普通,或者说有些破旧,没了。所以你们准备怎么进去

大白:…敲门进去吧

 

沙利克和伊万诺夫来到了阿布拉莫夫一家,沙利克观察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于是二人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一小段时间后,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身材消瘦,一脸络腮胡,头发有些乱;头顶也长着脓包和肿瘤。二人出示了证件并说明了来意,男子表示自己就是彼得。

彼得:两位是因为被举报的事情来的吧?

伊万诺夫:是的,因为嘉琳娜的举报,因此我们来进行调查。

彼得:没办法,我是清白的,老实讲我已经不怎么恨她了。如果有可能,我可以和嘉琳娜当面对质…

伊万诺夫:很抱歉,她今天早上发现死在湖边了。

彼得:…噢…死了?

沙利克:所以可以请我们进去好好聊聊么?

彼得:当然可以。

 

小索:等等,他们不是看到那个脓包了?不用sancheck什么的?

KP:之前因为已经见过了,加上他们本身意志比较坚强,所以并没有什么问题。

小索:大白意志才45啊~

KP:…总之就是没什么关系。

大白:我要过一个侦查

Check 侦查 大白 85/40 小岛 77/65

 

进屋之后,二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只是一些简单而破旧的家具,但是有些灰尘并没有打扫。面对着二人的询问,彼得也是回答着。

沙利克:你脸上这些…脓包,是一直都有还是?

彼得:前三四个月才开始的。

沙利克:村里还有其他人有这种情况吗?

彼得:有的,我记得安德烈就是。

伊万诺夫:你的家人呢?

彼得:稍等,我这就交出来。

过了没多久,彼得从屋内找出了自己的妻子叶卡捷琳娜和儿子德米特里。并让二人向前给我们打招呼。

 

KP:过个观察

Check 观察 35/65

 

尽管很细微,但是你还是看到在彼得触碰自己妻子的时候,叶卡捷琳娜脸上有一瞬间痛苦的表情。二人叫喊了一下眼神,遍客气的希望叶卡捷琳娜能够解开衣服。在叶卡捷琳娜解开衣服之后,你们发现她的身体如同一个镂空的雕塑一般,可以看到有很多细长的孔洞,甚至可以看到内部器官的蠕动。

 

小索:这总该Sancheck了吧

KP:既然小索强烈要求,那就过意志吧。成功减0,失败减1。

Check 意志  大白69/45 小岛 21/70

 

尽管眼前的场景让人有些恐惧,但是伊万诺夫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而由于房间内阴暗的环境,加上眼前的冲击,令沙利克感到了些许恐惧和不适,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过来。经过询问,发现叶卡捷琳娜也是在三个月之前出现这种情况的。但是并没有太多的疼痛感。

 

小岛:又是三个月之前啊,好像整个农场员工怠惰也是三个月之前吧。

大白:我能单独问一下德米特里嘛?

KP:可以

 

在经过允许后,彼得和妻子随着伊万诺夫去了后花园。留下沙利克和德米,在询问中,沙利克知道了德米之前经常和耶扎罗娃家的小莱莎一起玩耍,但是在一年前两人有一次在湖边呆了一段时间后,便不怎么再来往。而当问起小德米最近有什么异状时,小德米表示会经常做一个恶梦,梦中有一个像大龙一样的生物在村子上方盘旋。说吧便露出看恐惧的神色,似乎描述自己的梦境造成了很大的痛苦。

 

大白:我觉得好像没啥想问的了,你呢?

小岛:暂时也没有。

大白:要不去小莱莎家问问吧,没准儿有啥东西呢。

小岛:行啊,反正安德烈现在应该也在家呆着了,一起去问问吧。

 

二人步行至安德烈家,敲门之后,一个有些风骚的女子站在门口。经过询问,原来是安德烈的妻子玛利亚。在经过询问之后,发现安德烈并不在家。于是二人便进屋继续询问。

 

KP:过个意志

Check 意志

大白 66/45  小岛 25/70

大白:我特么…又为啥过意志啊?

KP:看你能不能经得起美色的有货,抵制糖衣炮弹的侵蚀。

大白:…那我是不是还得看看是不是对党忠诚?

KP:不用,当然如果你想,也可以。

大白:不用了,我对党忠贞。

 

在询问的过程中,沙利克不知什么原因,对玛利亚流露出痴迷的神色,而伊万诺夫却神色如常,而在询问过程中,伊万诺夫发现家中有男人的毛发,还不止一种。正当想要上前询问,玛利亚突然笑着说到“两位调查员,要不要看一点不一样的东西。”说罢,她解开了上衣,沙利克看到玛利亚的背部,居然有一根活的触手伸了出来。

To Be Continued


Copyright © 成都钢材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