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钢材价格联盟

杨文俊让座 外资入阁蒙牛

2020-11-20 14:25:38

在引入中国名字ArlaFoods(欧洲乳制品巨头Cofco)不到两个月后,Cofco开始加快蒙牛乳业(02319.HK)的整合速度。

7月31日,蒙牛乳业宣布,杨文军因个人职业发展而辞去战略与发展委员会执行董事、副主席和委员职务,而厚朴投资董事长方风雷则因更多时间从事其他个人业务而辞去非执行董事和战略与发展委员会委员一职。“从我的角度来判断是不容易的。”蒙牛乳业总裁孙一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艾晨溪派来的两人已正式加入董事会,今后一定会在董事会中发挥作用,这是非常清楚的。

最后一位长者离开了战场。

杨文君的离去意味着,包括牛根生在内的所有10名门童都已从蒙牛撤出。

关于杨文军的贡献,蒙牛乳业董事会在公告中表示,蒙牛乳业在杨文军及其团队的管理下,继续发展壮大,成为中国乳业的领军企业之一,业务已步入正轨。杨文俊本人认为是时候辞去董事一职了。

杨文军在蒙牛的逗留宣告结束。

2009年7月,中粮与厚朴投资以61亿港元加入蒙牛,成为蒙牛的最大股东。蒙牛宣布董事会重组完成后两个月内,牛根生辞去其主要经营子公司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职,转任蒙牛乳业董事会主席,中粮集团现任总裁余旭波接任非执行董事。2011年6月,宁高岭正式接替牛根生为蒙牛乳业董事会主席。

在此期间,蒙牛的老前辈,如姚同山、孙玉斌、孙显红、邓久强等,要么辞职,要么退休,逐渐退出蒙牛的管理。在10位企业家长者中,只有杨文君留在蒙牛乳业委员会。

不久前,中粮集团董事会秘书尹江浩告诉记者,元老是一个时空问题。几年后,没有人会退出,这是一个向前发展的过程。

据蒙牛乳业的一位人士告诉本报,杨文君对蒙牛的贡献仍然是显而易见的。那时,蒙牛的"超级女孩"是由他操作的,当时他是蒙牛液态奶的总经理。

1988年8月至1998年12月,杨文军任伊利实业有限公司车辆间董事、生产部长、液态奶公司总经理。杨文军跟随牛根生创业,成立了一只蒙古牛,曾经担任过董事、副总裁、液态奶业务部总经理等,是最有效的干手牛之一。

随后,杨文军于2006年2月至2012年4月出任蒙牛集团总裁。截至2012年4月12日,蒙牛乳业宣布,杨文军主席的两届任期已经届满,经董事会同意,将不再担任董事长,并将继续担任副董事长。

“杨文俊的管理方法已不适合蒙牛国际化,蒙牛的粗放经营也已告一段落。在发展迅速的时期,管理手段跟不上。食品安全往往存在问题,离开蒙牛迟早会有问题。”中国乳业协会会长、东方艾格乳业分析师陈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杨文军跟着牛根生到蒙牛一起创业,就是说没有杨文俊的帮助,牛根生的工作也很难进行。杨文俊是一个有着特定军官的人。牛根生虽然走了,但还在用原来的手段。

7.5亿美元

杨文军完全离开蒙牛,其命运也成为行业关注的话题。

在此之前,蒙牛与牛根生创业的长辈纷纷离开蒙牛。姚同山创办了一家名为“神圣畜牧业”的奶牛养殖企业。邓久强创立了现代畜牧业。孙显红参与内蒙古和新元蒙草抗旱绿化有限公司的投资。

杨文俊会追随别人的脚步创业吗?蒙牛乳业内部人士告诉本报,杨文军还很年轻。他出生于1967年,现在45岁。在离开蒙牛的所有职位后,他应该出去做其他的事情,并有可能创业。声明还说,杨文军离开是因为他专注于自己的私事。在他正式离任之前,他还卖出了5万股票。

根据香港证券交易所的数据,蒙牛乳业的大股东杨文军在2012年7月24日减持了该公司5万股份*1.102,500港元,平均成交价为22.05港元,最高成交价为22.05港元。变动后,该公司持有32.477,370,000股,占1.83%。

虽然杨文军离开了蒙牛,但他很有价值。

根据杨文军目前持有蒙牛乳业的股份,截至7月31日,蒙牛乳业的股价为23.1a港元,价值至少7.5亿港元。

另一位辞职的非执行董事是方锋雷,主席厚朴投资。在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厚朴投资购买蒙牛乳业20.03%的股份,价格为61.18万港元。

对于厚朴投资董事长方风雷的离职,上述蒙牛乳业内部人士告诉本报,方风雷的离职也是这个话题的意义,因为厚朴基金在蒙牛不再有股份,留在蒙牛也没有意思。

中粮集团随着杨文君、方风雷的辞职,真正全面控制了蒙牛奶业。

外国投资者正式出现在董事会上

此时,不再贴在私人标签上的蒙牛,已成为中粮在其国有资本和外资下的合资公司。

上述蒙牛乳业内部人士告诉本报,中粮引入艾晨光后,蒙牛的整合步伐确实在加快。

在杨文军和方风雷离开蒙牛的同时,蒙牛乳业也宣布任命蒂姆·奥尔廷·约根森为战略和发展委员会非执行董事兼副主席,芬恩·汉森为非执行董事,从7月30日起生效。

8月1日下午,蒙牛乳业在其官方微博上表示,在晨光下持有的股份将给蒙牛带来新的管理经验,两位非执行董事的任命预示着两位非执行董事在质量控制方面的全面合作。

陈郁在“从肉牛的现状出发,经过早间对牛的爱,在加快蒙古牛的经营管理之后”中,陈郁对记者说,蒙爱与蒙牛的合作可以说是相互利用的,蒙古人民重视自己的机制、制度和国际经营模式,而鄂施陈溪重视中国巨大的乳品市场,他们可以通过蒙古牛的渠道进入中国市场。

47岁的蒂姆·奥尔廷·约根森(TimOrting Jorgensen)于1991年加入Eassei,并在该集团的国际业务部门担任多个管理职位,包括在中东地区工作三年和在巴西工作三年。他于2005年晋升为Eyre Morning商业集团主管,2007年晋升为Eyre Morning执行副总裁。

据报道,自2010年以来,TimOr廷Jorgensen曾担任蒙牛和艾晨曦合资公司的董事,他在国际销售、品牌建设和供应链管理方面经验丰富。

此外,FinnS.Hansen比TimOr廷Jorgensen更高级。1977年他加入了该集团,并在集团的国际业务司任职了若干管理职位。他于2006年晋升为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中东和北非集团的国际业务。2012年,他被任命为集团执行副总裁,负责在北欧和联合王国以外的集团的国际业务。

Ehrlich Morning公司成立于1863年,是欧洲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乳制品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有机乳制品供应商。2011年的收入为550亿丹麦克朗(合93.2亿美元),在全球乳制品行业排名第五。

孙一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艾晨光在育种、牧场管理、研发、质量管理、生产技术等方面具有世界领先优势,蒙牛希望借鉴艾晨光的发展经验,从奶源管理到质量标准,与国际乳品行业直接接轨,与艾晨溪合作,是蒙牛国际标准管理的重要一步。”

上述蒙牛乳业内部人士对本报表示,孙一平的管理风格僵化灵活,负责蒙牛后,蒙牛的内部变化仍然很大,无论是企业文化还是管理,蒙牛现在都和以前不同了。

陈郁认为,即使整合速度快,蒙牛也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来学习艾晨光的国际经验,因为它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不可能一蹴而就。

Copyright © 成都钢材价格联盟@2017